您的位置:首页 > 国内 >

普惠金融,何以至此?——读《金融科技乱象》

为传统金融无法覆盖的低收入人群、小微企业提供小额信贷,帮他们改变命运,这是普惠金融的伟大理想。

但正所谓“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”。从《金融科技乱象》这本书中可以看到,普惠金融的实践结果令人失望,而且是“世界性的溃败”。

1、被誉为普惠金融之父的尤努斯,被挪威政府基金指责挪用资金,加上到了退休年龄,于2011年3月被孟加拉国政府从格莱珉银行开除。

2、厄瓜多尔爆发大规模抗议,用户全部拒绝归还小微信贷,并封锁公路。

3、在沉重的债务压力下,印度和孟加拉国的大量欠款人自杀、抗议。

4、中国上万个小额贷款公司、典当公司、租赁公司、保理公司、融担公司、P2P公司、助贷公司甚至消金公司,倒闭、亏损无数。

5、美国的学生贷款利率大多仅3%~5%,但累积下来的债务已经成了一个巨大的社会、政治问题。据《福布斯》杂志预计,美国的学生贷款余额现为1.6万亿美元,4500万美国人欠学生贷款,均值33000美元。这项债务之巨,仅次于住房按揭,高于汽车贷款和信用卡透支。

6、经营小额贷款的知名企业,如:Wonga、Lending Club、OnDeck、Funding Circle、Greensky Inc、Global Merchant Funding、CapitalOne等,要么长期亏损,要么股价低迷不振,要么已经破产清算。

7、联合国曾宣布2005年为普惠金融年。可是,2011年,Time World的一篇文章的结论是,普惠金融在扶贫方面的整体影响为零。

普惠金融,何以至此?

读了此书,我认为根本上还是源于普惠金融模式先天的逻辑缺陷。

一、普惠金融的本质就是“次贷”。

对低收入人群和小微企业,传统金融之所以没有覆盖,主要是因为它们的还款能力和意愿不足,贷款风险大。为了覆盖高风险,必然要求高利率,而这显然是低收入人群和小微企业负担不起的。

所以作者说:“请不要再说中国两亿人、三亿人尚未被金融覆盖,也请你不要再说3000多万中小企业无法获得便宜的融资。这些企业、这些人如果真的尚未覆盖的话,你也不应该试图覆盖,因为他们都用不起你的钱;而且你也覆盖不起他们。”

二、小额贷款公司的成本结构决定了其根本无法提供低利率的资金。

本书指出:“对于P2P和助贷公司来说,资金成本一般在10%~12%,吸引资金的成本在2%左右,运营成本在7%左右,获得借款人的成本在3%~5%,如果信贷损失在10%左右的话(这还算相当不错的结果),平台企业的放款利率可能需要高于50%甚至60%,才能达到盈亏平衡点。”

以这样利率放款,真能说得上是“普惠”么?

三、即使低利率,也很危险

低利率会给人一种错觉,认为压力小,完全可以还得起,殊不知人对自己往往都是过于高估的。小额助贷、消费金融,对自律性高、上进心强的人,会成为创业、工作和生活上的强大助力,但对大部分普通人而言,贷款带来的后果,更大的可能并非财务自由,而是沉重的还款压力,甚至陷入长期债务陷阱无法自拔。

所以作者认为:“虽然成功的例子也很多,但是总的来讲,消费金融会让人一直穷下去,而小微企业贷款只会加大企业倒闭的概率。”

结合普惠金融令人失望的实践,我认为得出这个结论是残酷的,但事实可能就是如此。

那么,如果才能走出贫困,让低收入人群、小微企业,以及发展中国家也一样可以共享发展成果?

本书指出,印度、孟加拉国、墨西哥、巴西、菲律宾等国家所选择的劳务输出政策,与小额贷款一样,也“只不过是一种短暂的逃脱”。采取这一政策,知识和产业并没有留在本国、无助于改变本国的投资环境、无法发展本国的基础设施和工业。长期如此,只会陷入“穷者越穷”的恶性循环。

相比之下,中国的政策尽管与主流自由经济理论有诸多相悖之处,但更具针对性,实践证明更有效,也更有助于从根本上解决贫困问题。

1、与贷款相比,穷人其实更需要“安全的储蓄机构”和“便宜而实用的保险”——我们的储蓄和保险系统,可以做到深入每个乡村。

2、穷人需要“方便而快捷的支付”——“中国的网上银行、支付宝、QQ音乐这一类基础设施,对穷人的用处极大”。

3、绝大多数人的命运,不是蚂蚁般地重复性创业,而是打工;大工业才是社会的脱贫之路——而中国“在民营企业还很弱小的时候,政府部门承担了建设大工业、交通和基础设施的风险。”

尽管主流经济学无法解释、不愿承认,但在脱贫方面,我们显然做对了。

相比之下,被给予厚望的普惠金融,除了2011年Time World的一篇文章认为“普惠金融在扶贫方面的整体影响为零”,经济学家大卫·鲁德曼等人也做了深入研究,“得出的结论是中性的。也就是说,综合起来看,正负两方面的影响好像互相抵消。”

对此,英国《金融时报》发表文章说,“搞了半天,小贷就是这么回事?”《波士顿环球报》发文称,“在投入几百亿美元和授予了一个诺贝尔奖(指尤努斯)之后,综合效果是零?”

在脱贫方面,诺贝尔经济学奖欠中国一份荣誉。